您的位置 首页 留学

美国人也想拥有北欧的教育?经济学家:想得美…

最近,由著名记者周轶君担纲导演的全球教育纪录片《他乡的童年》掀起一波热评,不少观众被片中芬兰教育所追求的创新、自由、个性化发展深深打动。这已经不是芬兰教育第一次吸引到全球目光了——在美国家长眼中,“斯堪的纳维亚式教育”早已成为自由玩耍、自主探索的代名词,无数家长也渴望自己的孩子能像北欧的孩子一样思考和创造。在许多美国人的眼中,美国孩子被“必须进入好大学”的压力所困扰,这种困扰会阻止他们找到生命中真正的激情和所爱。从美国大学退学但仍然获得事业成功的史蒂夫·乔布斯、比尔·盖茨和马克·扎克伯格也常常被看做是反抗体系、追寻自我的典范。

最近,由著名记者周轶君担纲导演的全球教育纪录片《他乡的童年》掀起一波热评,不少观众被片中芬兰教育所追求的创新、自由、个性化发展深深打动。这已经不是芬兰教育第一次吸引到全球目光了——在美国家长眼中,“斯堪的纳维亚式教育”早已成为自由玩耍、自主探索的代名词,无数家长也渴望自己的孩子能像北欧的孩子一样思考和创造。在许多美国人的眼中,美国孩子被“必须进入好大学”的压力所困扰,这种困扰会阻止他们找到生命中真正的激情和所爱。从美国大学退学但仍然获得事业成功的史蒂夫·乔布斯、比尔·盖茨和马克·扎克伯格也常常被看做是反抗体系、追寻自我的典范。

人们对于北欧宽松而幸福感爆棚生活的印象也确实是有证据支持的:北欧人一直在盖洛普世界幸福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而美国仅排在第14位。北欧国家(包括荷兰在内)也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儿童福祉排名中包揽前五(衡量标准包括物质条件、健康、安全、教育、风险、住房和环境),远远领先于排在第26位的美国。美国父母的教育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就很骨感了——更坏的消息是,并且根据美国经济学家的研究,骨感的教育现实一时半会是很难改变了…

杜普克(Matthias Doepke)是西北大学的经济学教授;齐里博蒂(Fabrizio Zilibotti)是耶鲁大学国际和发展经济学的教授;他们是《爱、金钱和孩子:育儿经济学》一书的合著者。作为经济学家,杜普克教授和齐里博蒂教授认为,“像北欧人一样育儿”对于美国家长来说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期望,特别是那些不能正确预判自己实际掌控力的父母。许多父母没有意识到的是,他们抚养孩子的许多方式是由“经济”决定的。尽管个人偏好和价值观也很重要,但家庭如何抚养孩子深受他们所生活的社会制度和经济条件的影响。

如今,在美国抚养孩子面临巨大的挑战。美国是一个竞争异常激烈、经济高度不平等的社会。在工业化世界中,美国是收入不平等程度最高的国家。这种不平等很大程度上与教育有关: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人现在的平均收入是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工人的两倍。甚至在受过大学教育的人群中,你去了哪所学校,选择了哪一个专业对经济前景也很重要。简言之,获得高质量的教育会带来经济上的成功。孩子们从3岁开始就开始学习字母和数学,从小就要参加入学考试。美国大学的质量差异很大,要想进入顶级学府,需要一份近乎完美的简历。被顶尖大学录取的学生甚至需要4.0甚至更高的GPA(意味着学生不仅需要完成普通课程,还要获得高级课程的额外学分)。

再看看瑞典这样经济不平等程度很低的国家是什么情况: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人平均收入仅比没有上过大学的工人高25%。瑞典有好的大学,但质量相当一致,大学入学竞争远不如美国激烈。所以教育风险要低得多。与此同时,还有宽松的育儿文化和教育机构,很少对学生施加压力。大多数小孩都上幼儿园,享受很高的补贴,幼儿园的目的也是带领孩子玩耍而非学习。孩子们从7岁开始上一年级,直到六年级他们才会有“考试分数”的概念,而且几乎没有家庭作业。

美国人也想拥有北欧的教育?经济学家:想得美…

展开全文

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不论哪个地区的父母,都在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尽最大努力抚养孩子,权衡不同育儿方法的利弊,并对他们在不同社会中面临的不同激励体制做出反应。如果与前几代人相比,如今美国父母的一些选择显得极端或过于激进,这恰好反映了社会经济的变化。在极端情况下,在美国养育孩子会变成一场“军备竞赛”,每个家庭都试图把自己的孩子推到别人前面,家庭中的每个人都筋疲力尽。近年来,美国青少年患抑郁症的比率越来越高。

鸡血父母、被动孩子、超高压学习环境、对高等教育的盲信盲从,杜普克教授和齐里博蒂教授所描述的美国式育儿,是不是听起来居然有几分耳熟?的确,我们如今正在经历的“中国式育儿”,激烈程度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从“学区房”到“铂金包”,从“海淀家长”到“顺义妈妈”,从“6岁男孩简历”到“量子波动速读”,这几年大火的鸡汤文甚至毒鸡汤文,总是忍不住贩卖一下和育儿有关的焦虑。也难怪,美国经济学家在思考“学习北欧教育为什么不可行”的时候,大部分中国家庭还在为幼升小、小升初、中高考、留学标化考试焦头烂额。美国人假如能够了解到中国等国家的学生单单是为了实现美国留学梦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社会和经济因素在教育方面的作用比主观要更大,经济学家的这一研究结论虽然无法让忙碌奔走的中国家长松口气,起码可以让大家放宽心:原来我们的焦虑并不是我们本身莫名其妙创造出来折磨自己的,而是大趋势大环境发展过程中的必然产物。“疯狂推娃”看起来是热血父母的主动选择,其实也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死死按在了爸妈的背后,在无形中推着他们向前走。

把考试作为筛选手段的结果导向型的教育确实会限制中国学生的想象力,但是这并不是家长最担心的事情,家长最担心的是如果孩子不能适应这样的制度,就会遭遇另外一样限制我们想象力的东西——贫穷。也难怪如今的我们,要把“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挂在嘴边了。

如今的美国和中国,当然是世界科技和创新领域的有生力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激烈的竞争和“掐尖教育”具有优越性。别忘了,中国和美国都是人口众多、商业发达、产业高度集群化的国家。而瑞典只有不到1000万人口,却催生了Skype,Spotify,Minecraft和Candy Crush Saga等高科技企业,的确是一项了不起的壮举。这至少说明,放慢竞争的步伐,为更多个人内在动力腾出空间,也可能助长技术创新的活力。

美国人想像北欧人一样轻松愉快得育儿,我们中国人也想。经济学家说,美国暂时还做不到,那估计中国家长面前的漫漫长路一时半会也望不到头。想想也是,美国大学退学的亿万富翁并不鲜见,而中国退学还能成功的恐怕寥寥无几。可是我们就算无法一步登天,直接平移到达斯堪的纳维亚的“教育乐土”,起码也可以努努力,为我们的家长和孩子们创造一个包容度更高,选择更多元,成功的模样也不只一两种的未来社会。

【独家稿件声明】本文为美国续航教育原创,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美国续航教育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本文章均来自网络,不代表渥德百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dbai.com/203683.html

作者: 渥德百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69467697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wdbai@wdbai.com.cn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